异视异色|VICE中国|全史上最牛时空商人球青年文化之声: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
本文摘要:“别的女孩” 诞生于2018年8月。这之前一年的3月,我作为性与性别的内容编辑加入了 VICE。作为一个关注平权议题的人,我很快收获了一个类似 “平权警察” 的印象。 “平权警察” 这个词是不是感觉又无趣又霸道,让你想到学校的风纪委员或者教导主任? 我也

“别的女孩” 诞生于2018年8月。这之前一年的3月,我作为性与性别的内容编辑加入了 VICE。作为一个关注平权议题的人,我很快收获了一个类似 “平权警察” 的印象。 “平权警察” 这个词是不是感觉又无趣又霸道,让你想到学校的风纪委员或者教导主任?

我也这么觉得。但解释矫情,也没有机会,那就算了吧。

也是托这个人设的福,编辑群里我常莫名其妙地被 cue,比如 A 放了一张选秀女孩的图,评论 “大象腿 ”,B 会回应 “别惹 Alex 生气” 。抑或甲发了个推文,骂作者(性别女)傻逼,乙会说 “你这么歧视女性,难道 Alex 就不生气么。”

当然,这些只是善意的玩笑,我也乐于参与此中,但这三个字 “别生气” 会这样流通也说明大家,包括我在内,其实暗暗地有一个共识:生气不好玩,认真就输了。

尤其当你被赋予了一个类似于 “平权斗士” 的人设,那么做到不生气就更重要了。一旦你生气了,某种固化印象马上会得到证实和加强,“她果然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风纪委员啊。”

人和人之间,生气的资格并不是同等的,愤怒的成本也不一样。那么我就说说为什么女人生气的成本比较高。

我们可以把 “平权斗士” 的人设换成 “阁楼上的疯女人”。有本书就叫这个名字,是美国学者桑德拉·吉尔博特和苏珊·古芭合著的。

阁楼上的疯女人最字面上的意义是指《简·爱》小说里罗切斯特的妻子伯莎,她在简·爱和罗切斯特即将完婚的时候出现,疯狂地伤害了男主角,毁掉了庄园,自己也烧死了,但也因此成全了简·爱的 happy ending。还有一部日剧给我造成过不小的童年阴影,叫《空中小姐》。男一号杰克苏爱上了女一号玛丽苏,但杰克苏有未婚妻,是一个钢琴演奏家,几年前一起滑雪时因为杰克苏的过失意外废了手,无法再弹钢琴,因而内心变得极度扭曲。一旦杰克苏让她产生不安全感,她就会缓慢地用牙齿把假肢上的黑手套扯下来,然后 duangduang 地在钢琴上敲出不和谐音符,以激发杰克苏的愧疚感。

1546159560970249.jpg

《空中小姐》女二号的诛心技能展示

如果说简·爱们代表了某种理想女性,疯女人们则是她们的阴影,是社会观念在女性角色身上最现实的投射 —— 无一例外,她们是情绪化的、毁灭性的(于自己或与他人)、歇斯底里,容易走向极端、好妒忌恨、诉诸不理智的行为。而且,不管这些极端行为的成因如何,都抵不过她们作为炮灰女二号的命运模式:值得少许同情,但不值得被人理解。

而且最妙的地方是,一旦一个女人被赋与 “疯女人” 的人设,就基本再也没有可能有尊严地扭转这个印象了。就像精神病院的病人一样,ta 们说 “我没病”,是没人相信的。

阁楼上的疯女人,其实比起玛丽苏或简·爱们,是更真实的女人写照。在很多现实的语境下,女人需要努力压制愤怒,避免 “情绪化” 的表达,以躲避这些创造出 “疯女人” 的刻板性别印象。

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你和一位男同事在一个方案上意见不合,你不愿让步,据理力争,男同事回了一句:“你今天怎么这么燥?来大姨妈了吧。”

当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的男同事,要么跟你关系很铁,要么也不值得理会。但这句话的暗示很明显了:女人有一种生物性的天然性别缺陷,她们的荷尔蒙注定影响理性判断。 

更难搞的是这句话之后你该如何反应。

第一,你如果生气了,那或许会为你赢得一些同情,但也只是同情,而不是同意 —— 你的情绪表达这时候成为了关注焦点,而不是你的观点,而且可能有人真会嘀咕,“嗯,是不是真的来大姨妈了。”

第二,如果你不生气,等于对方的 “荷尔蒙毁理智” 一说被安静地默认了。

第三,你也可以试试一边保持微笑,一边让对方解释一下自己,问问他 “大姨妈和我们在说的工作的具体联系是什么?” 这可能算最大方得体的方案。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对方会用上万能的挡箭牌,叫 just kidding。

“嗨我就开个玩笑,你那么认真干嘛。” —— 哦对了,“情绪化” 和 “没有幽默感” 是一对双生花,灿烂地生长在女性刻板印象的丰沃土壤里。

所以简单地说,女人有时候没有生气的权利。

1546159609503875.jpg

Ford 博士在听证会上宣誓,图源:维基百科

Christine Blasey Ford 博士是一名美国的心理学教授,同时在 Palo Alto 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任职。她的专攻领域是心理学量性研究中的统计模型。

2018年的7月,法官 Brett Kavanaugh 得到了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9月,Christine 公开指证 Kavanaugh 在高中时期酒醉后对她进行性侵犯,具体行为是 Kavanaugh 用全副身子把她压在床上,在她身上摩擦自己,用手摸她身体,并捂住她的嘴以至她无法呼吸,同时试图脱光她的衣服。后来另一个参与派对的男孩跳上了床撞翻两人,她才得以逃脱。

9月27日,Christine 在就 Kavanaugh 最高法院提名的听证会中作证。这个听证会可谓 “精彩”,Ford 博士和 Kavanaugh 法官当庭的表现在社交媒体激发了巨大的讨论:一方面,Ford 博士在提供证词和面对质证的过程中表现得非常冷静和克制,她的陈述完整、可信、有力,在她的证词结束后,连以偏袒共和党著称的新闻频道 Fox News 都作出评论:“看来 Kavanaugh要凉了”( 说明:Kavanaugh 是特朗普提名的共和党人 )。另一方面,下半场 Kavanaugh 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可谓一个车祸现场。有趣的是,他采取的策略恰恰是扮演一个悲愤交加的受害者。他时而凄楚地控诉自己被诬陷,时而大声疾呼这都是党派斗争的手段,辅以带有攻击情绪的咬牙切齿。因为表演太过浮夸而喜感,他的表情包在网上马上传疯了(可以去 google 一下 Kavanaugh + face,或者欣赏下方的视频)。

奥利鹅在节目里对听证会的无情吐槽

群众们观赏这段表演之余,也注意到这两人间的表现反差。为什么 Christine Blasey Ford 那么自持,而 Brett Kavanaugh 却如此情绪化。其实答案很简单,Christine 必须如此,而 Kavanaugh 可以如此。

作为一个戴着受害者标签的女性指证人,Christine 为了避免她的证词因为性别刻板印象可能削弱的力度,不能表现出情绪化,她没有这个奢侈。而 Kavanaugh 法官,他的愤怒却被解读为义愤填膺。他鸣冤叫屈,必定是因为他受到了冤屈,反而加强了他在支持者心中的可信度。

这也正是这一场听证会后,你在网上会看到的最魔幻的评论:

“Christine 如果真是一个受害者,怎么可能表现得那么冷静?因此推断出,她肯定在撒谎。”

同时,“Kavanaugh 表现得那么激烈,怎么可能在撒谎?他肯定是被诬陷的。”

顺便说明一下,Christine 在给证词的过程中其实有明显的情绪波澜,但对于本来已经选择不相信她的人来说,她的情绪波动只有 “过多” 或 “过少”,永远不可能恰如其分。

1546159753937728.jpg

听证会视频截图

皇冠国际:异视异色|VICE中国|全史上最牛时空商人球青年文化之声: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