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如开发区皇冠何写卖高价的特稿
本文摘要:中美看中的特稿题材有何不同? 《纽约时报》的特稿是如何写作的? 文|Paul Tough 编译|Tin 编者按: 将特稿转换成电影,这一概念正轰轰烈烈地变成现实。中国两名90后写作者创作的特稿《1986,生死漂流》被10多家影视公司和出版公司看中,来讨论影视改编

  中美看中的特稿题材有何不同?

  《纽约时报》的特稿是如何写作的?

  文|Paul Tough

  编译|Tin

  编者按:

  将特稿转换成电影,这一概念正轰轰烈烈地变成现实。中国两名90后写作者创作的特稿《1986,生死漂流》被10多家影视公司和出版公司看中,来讨论影视改编和图书出版。

  这大概是第三起类似报道:之前描写鲁荣渔2682号的《太平洋大劫杀》、《黑帮教父》等两篇特稿均已被电影公司看中,准备拍成电影。

  如果非要探讨这种转换模式的源头,又是美国。

  今年3月,温斯坦书籍公司宣布获得新书《海间一点》(A Speck in the Sea)的出版权,与此同时,温斯坦电影公司也准备将这部以真实事件为基础的小说搬上大银幕。电影邀请了两大“男神”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主演,预计在2017年上映。

  电影和书的蓝本皆源于《纽约时报》杂志于2014年发表的一篇封面文章“A Speck in the Sea”,文章由Parul Tough执笔,讲述发生在2013年的一起真实的海上救援故事。

  2013年7月24日早上3:30,45岁的约翰•阿尔德里奇去船舱后做工作准备,不小心滑到,掉进了海里,当时他没有穿救生衣。而他的同伴,也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Anthony Solinski此时正睡得香,全然没有觉察。船放在自动档上,逐渐开远了。

  两人这次捕虾走到了最远的一块海域。阿尔德里奇在没有救生衣的情况下,用他的两只靴子险中求生。Solinski在发现同伴不见后,也想尽办法寻找。在海上漂了13个小时候后,奥尔德里奇终于被海岸警卫队发现,死里逃生。

  温斯坦公司正在寻找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真实故事,看中了这出夹杂着冒险、友谊以及充满戏剧性的故事,于是一个特稿IP就此诞生。

  在特稿的转换问题上,东西方似乎第一次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但显然看中的故事风格略有不同。

  相较于中国更加注重故事性,美国比较青睐求生类模式的文章。在美国,讲述生存故事的电影不仅可以获得高票房,而且还是获奖大户。在2014年,讲述太空生存故事的《地心引力》(Gravity)拿到了多个奥斯卡奖;讲述一个人在海上遭遇暴风雨如何求生的故事《一切尽失》(All is lot)获得了金球奖和奥斯卡提名。

  《海间一点》的编辑、时任《纽约时报》杂志副主编乔尔•洛弗尔(Joel Lovell)与业内同仁分享了这个故事是如何在编辑室打磨出来的。对如何保持故事叙述的节奏,对主要及次要情节的取舍,对如何在叙述中切换视角等等问题,都做出了细致的解答。他讲述了编辑这篇文章时遇到的困境与挑战,也指出了《纽约时报》对此的解决方式。

  洛弗尔被问及,我们从不缺救援故事,有些故事的情节在戏剧性上也不输阿尔德里奇的经历。究竟《纽约时报》为何要选中这个甚至在事发后都不曾引起纽约市当地媒体广泛报道的故事?

  洛弗尔的答案是:“好的救援故事背后总有一些什么——虽然这么说有些理想化——你可以从中借鉴并且运用到自身生活里的东西。这个男人,他没有惊慌。在深夜寂静无人的广袤海面——他技巧性地应付了种种难题。这是我在这个故事里最中意的部分。”

  访谈是《波士顿环球报》商业编辑史蒂文•威尔姆森(Steven Wilmsen)所做,洛弗尔告诉他,从从选题确定到文章发表历时约四个月。

  以下是访谈内容:

  问:这个故事最成功之处在于它牢牢抓住了读者的注意力,逐字逐句读下来,很想知道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当然,这就是好故事的最基本素质,因此我有很多问题。刚开始我以为故事就是要引发我们的好奇——阿尔德里奇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可故事几乎在一开始就放弃了要维持这个悬念,交待了结局,这是出于什么考量?你又是如何保持故事的紧凑节奏的?

  答:好吧,事实上我们的确做了一些小小的尝试,在技术上能否在开头避免交待他是否幸存,但我们很快就放弃了。我们意识到很多情节只能通过阿尔德里奇的视角交待(何况我们还在封面用了他的照片),因此任何试图维持悬念的做法都显得多此一举,我们也不想侮辱读者的智商。

  弄清楚那点后,最好的选择似乎就是尽快避开他是否获救的结果,转而让整个故事在他是如何幸存下来的张力下展开——阿尔德里奇都做了些什么;索辛斯基的内心活动是什么;天哪,搜救队完全找错了地方;他们又是怎样及时纠正了拯救模式的……等等。

  问:我们的情绪随着阿尔德里奇的命运起伏不定。比方说,他刚坠海时想——这原来就是我死去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在一段闪回中,我们又读到他向姐姐保证,不管海上发生什么,他一定会竭尽全力活下去。救援开始后,我们读到了以下文字:“海岸警卫队的搜救条件相当不错:天气晴朗,能见度高,机上配备了各种装备。唯一的问题是,所有参与搜救的人完全前往的是错误的地点。”

  这些设置与编排就像一连串线索,我们刚心怀期待就陷入失落。跟我们讲讲在制造紧张感的过程中,这样安排的用意吧。你们是刻意寻找这些细节作为故事推进的支撑点吗?对于它们在故事中出现的位置,你们又是如何考量的?

  答:是的,这当然跟我们之前提出的问题有关。我们决定故事将围绕阿尔德里奇是如何幸存展开后,的确需要考虑诸多细小的制造戏剧化效果的叙事方式。

  一个在半夜意外掉进海里的男人要怎样才能让自己支撑到天亮?海岸警卫队在搜救时采用的是什么方法?如果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会怎么办?在“安娜•玛丽”号上你是如何孤立无助——此时会思考的是什么?戏剧化的情节一一呈现,但我们希望读者明白接下来故事的主人公们还会历经更多曲折。

  这个故事本身戏剧化的地方在于:阿尔德里奇坠海的时间是半夜,而海岸警卫队得到消息时天已经亮了。而且更离奇之处在于,有男人掉进了海里,海岸警卫队启动了搜救……但你猜接着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找错了地方!

  你提到的约翰对家人做出过的承诺——是采访中的意外所得。我们希望这些情节出现的位置,即能凝聚起故事的情绪,又能使读者站在约翰的角度理解他所面临的绝望境地。

  问:文章好几次切换了叙述的视角。刚开始时叙事的主体是阿尔德里奇,接着是其他船上的人,再接着是海岸警卫队队员等等。你和作者是如何决定何时要让何人出场或者展开新的叙述视角的?

皇冠国际:纽约时报如开发区皇冠何写卖高价的特稿

内容聚焦